Samuel Amory.

以偏执单一的方式奉上拙劣。——阿铭所有物。

一个服务器

自己拿免费版花生壳搭的小服务器_(:з」∠)_
和风/暮色/RPG
[但我不太会玩暮色x
mod列表见群公告啦有配好的mod包或者客户端给你
一些mod的教程链接公告里面也有
有意向的话进群来耍嘛
趁我这个高考暑假能天天开着机子[…
欢迎加入一个没名的服务器群,群号码:461757161
人多的话我就买一年三百元的花生壳了

当然如果有什么用户体验问题出现的话烦请谅解……调试工作全部是自己在做欢迎捉虫_(:з」∠)_其实我只是个写东西的开服是副业[…

【Minecraft-短篇】神意①

*骷髅组
*歌词源:鬼ヶ島ノ死闘
*龙与地下背景相关


「神よ、我に胜利导きたまえ」
「神啊,请指引我们获得胜利」

「神頼みとは滑稽な…」
「居然依赖神 真是滑稽」


Wither Skeleton收剑回鞘。

下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太平。虽然这个遍地火焰的地方在非原住民眼里本就与和平二字无缘,但它正因为主世界人们的到来而变得愈发拥挤和混乱。是不是优越的环境娇生惯养出了他们的野心呢,Wither Skeleton有时会这样想,那道紫莹莹的传送门后涌动的另一个清凉的世界还不能让他们满足。

尽管主世界花样繁多,在Wither——下界中力量最强大的骨架亡灵——口中却是平凡朴素的,而下界则是孕育着“魔法”的母体。主世界的人们发觉了这件事后,他们便成群结队地向这片宝地来。不仅是Blaze姑娘的烈焰棒、小女孩Magma的岩浆膏和Ghast的眼泪这些稀有的活体产物,即使是Zombie Pigman身上的、主世界产量不菲的黄金也受他们觊觎。

他们从来都是杀鸡取卵。Wither Skeleton觉得自己是相对安全的,毕竟他的职责只是守护要塞里没什么用处的宝藏和地狱疣而已。

Wither嘱咐过主世界的来客多少要留下一个活口,他便照做,对于下界的“神”的建议向来没有人不遵从。“你倒不如把他弄死了,”Blaze一边用烈焰棒在锅里搅拌一边抱怨,Wither Skeleton答应用十天代班换一些医治亡灵的药水,“反正主世界来人不少,你下次抓人的时候下手轻点——咱可不喜欢煮药,一点都不喜欢。还有,Ghast好容易哭出来,万一听说了自己的眼泪在和烂肉一起熬,要闹脾气。”

“多少会空闲一阵。”锅里的气泡拨开粘腻液体努力上浮,Wither Skeleton对它们低声说,“主世界最近也很乱。”

“那可真难得啊——来,你切一个手指放进来。”

“不。”

对于被留下来的唯一一个主世界的俘虏,Wither Skeleton会经常会尝试着问他一些话。他不太想让他死。下界不吝于为每一位子民送上祝福,它让Wither Skeleton的石剑趋于深沉和光滑,表面与黑曜石无二,而他可以从它造成的每一道伤口中汲取生命。这家伙被石剑撕咬得黑血遍身,Wither Skeleton感知到的却只有干涸,他便知道这是个亡灵了。躯体中虚无的皮肉下唯一真实的只有骨骼,更惊奇地与自己相同。

他以此为理由相信他并非入侵者。至少亡灵十分团结,死去的活物以怨恨换取重生,不分白天黑夜地站在同人类的对立面。
下界的亡灵只有他和Zombie Pigman。但那位使金剑的独眼剑士常常不知游走在哪片地狱岩上,而且也并没有Wither Skeleton这种被戏称为吸血的能力,不能有与他相同的体会。亡灵即如此,更别提仍有一颗心脏在跳动的Blaze等人,被下界的火焰和岩浆滋养出来的性格与之同样炽烈,向她和他们“证明”什么从来都极难。

俘虏甚至敢与这样的Blaze正面冲突,即使被捆绑身体跪倒在地,受温度敢与岩浆媲美的烈焰棒直指眉心,他那双色如干涸血液的眼睛也不依不饶地直视着她。Wither Skeleton本以为死过一次的亡灵会格外重视性命,从俘虏身上,他没有得到这样的回答。

“Wither说过……”

他急急地试着劝。

几乎是在听到Wither名姓的同时,Blaze立马就把快要使烈焰棒四分五裂的高温怒气收敛起来,嘟哝着“只是吓唬吓唬他”便飘开了,不一会远处传来岩石爆裂的声音。

也许他看出Blaze不敢杀他,她和其它下界生灵忌惮Wither更甚于Wither Skeleton三分。也许他的确善于察言观色,但这个使弓箭的家伙实在学艺不精,交手时一箭也没有射中他。Wither Skeleton叹了口气,认命地蹲下身,把药水浇在那人的四肢的伤口上。

“愈合得不错。”他说。

“谢谢你下手还算有分寸。”对方笑。

但其他人并不。Wither Skeleton在岩浆中洁过手,烧焦的表皮和泛黑的剑伤处理过后,他要掀起衣服清洗那人腹部一道撕裂,这也怪他自己第一剑过分施了力。借着石山中前两天被Blaze炸开的缺口透进来的一点光,他看的比往常更清楚些,也方便他将药抹在鲜红的嫩肉上。

Wither Skeleton手一顿。

“Skeleton。为什么要来下界?”他突兀地抛出话题,如那人自称一般地称呼他——这个与自己极其相似的名字,也未在意对方是否已经疼得紧咬牙关无暇回答,“还和人类一起出现,你那么想死第二次吗?如果不是因为Wither……”

意外地,他被低低的笑声打断。这让Wither Skeleton多少有些恼怒,却也不至于到对Skeleton接下来的话充耳不闻的地步,“Wither?久闻大名。他是下界的‘神’吧,和Ender Dragon之于主世界和末地一样——”

“下界没有‘神’。”Wither Skeleton脱口而出。

这里多少没有什么虔诚能换活命的好事。他咬紧下唇。睁眼即是满目赤红,头顶是有限的天际,脚下岩浆海张着贪婪的口。又不似新生儿那般天真纯洁,更无人庇护,除了生存的技艺外其它事情都已失落,藏匿于闪着光的熔岩中。

没有人教授他如何去适应,所有生物都靠自己度过新生的茫然
主世界的人们将强大的事物供奉为神,以弱小臣服,以草芥祈求庇护。但在下界,至少Wither不喜欢如此,他以自身的强硬和下界天然的无序筛选出如今游荡在苔藓和嶙峋中的这些人。“如果和那一边打起来,我们会赢吧!”有一次他坐在高处,踢蹬着双腿向Wither Skeleton这样笑道。左右两只头颅安歇在他的手臂下享用爱抚,驯服无害,倒不像是凶器了。

他想得太久了。

惊醒似的,他发觉Skeleton早已将视线撇过去。是否触着人痛脚了呢,Wither Skeleton无从试探;但他也不想与这同类闹僵,只好继续说,“你不该来。我的同僚不能分辨你是什么,我也没法和他们解释清楚,怎么弄你出去……”

“我又岂是生来要你为我解释的呢?”

Skeleton笑。

直至他苔藓上睡着,翻过身去,这句回答还一直从内往外撞击着Wither Skeleton的颅骨。听起来这人仿佛只是个一心求死的疯子,却又很顽强似的挺下遍体鳞伤;连说的话也莫名其妙,猜不出来意,也不知他的命未来会有怎样的去处。

井里的岩浆照着Wither Skeleton的脸,他有些无可奈何了。

——TBC——

【Minecraft-短篇】一个捅了骷髅窝的预告

在高原上一边吸氧一边写东西_(:з」∠)_
单纯地想吃骷髅吃到饱,于是就有了Wis & Ske & Stray的三人套餐,相关文字会打髑髅组tag[流髑&双骷髅
是骷髅组无误,其余可能没什么角色用来自由心证,如果有的话请确认这里站定all Wis不动摇[…
最后是烂俗的生前死后梗,虽然下面的文字基本看不出什么来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用
↓↓↓

“粮食快吃完了。”

有人这样在Wither Skeleton耳边说道。

倦意未消,他懒懒地睁开眼。下界灼痛皮肤的火热空气尽数散去,也不见乏味的黑红,迎接他的反而是头顶散发着好闻香味的橡木梁和一张少年的脸,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却不含多少与话语中相同的忧愁。

“天本来就冷,离收获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剩下的一点粮食煮粥都不够。而且我们要做活,你腰骨又伤了,必须吃些硬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弯腰在床下翻找,脑后的小辫子就那样在Wither Skeleton的眼前一晃一晃。Wither Skeleton试着动了动,身上的确是疼的,头也是;最麻烦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这是哪里了。

“不在下界吗…我怎么了?”

“采石的时候从山上滚下来了啊。你还想着去下界的事吗?”少年拍掉拖出来的东西上的灰尘,那是一只箭囊,又被仔细地系在少年腰间,“你知道那里出产的材料为什么值钱吗?因为危险。听说很多人都一去不复返,我跟着那帮老家伙在山上多跑几趟,你就不要去了,好吗?”

不知道怎样拒绝,Wither Skeleton点点头。他分明没见过面前的人,却听见自己在说:“山上也一样危险。这次是我,不知什么时候就轮到你……”

“要是听你的,我们早就饿死了。”少年若无其事地笑着,食指绕着鬓角垂下的一缕银发玩耍,“啊啊,我不光想吃面粉,还想吃肉。我不上山,谁给我弄肉?不如你拿着钱去歇业的肉铺转转?”

恶作剧般地笑着顿了顿,他又说,“你可不能乱动,今晚给你们炖肉吃。如果有野猪,我拼了命也给它弄回来。”

“Skeleton——”

“马上就来!”

外面在呼叫。猎户大叔的脸已经出现在门口,少年朝他们招了招手。这应该是他的名字了。Wither Skeleton正胡思乱想着,Skeleton出人意料地跑过来,用身体挡着,有些干燥的嘴唇软软地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下。

“我走了,我——”


“喂。该醒醒了!”

Wither Skeleton模模糊糊地撑开眼皮,Blaze正踢蹬着双腿,用烈焰棒戳着他的脑门。女子亮金的长发像海浪一样柔和地散在背后,同色的眼眸却凶狠非常,眉头一拧便横生恶意三分。“即使腰受伤了也不能逃班,你的巡逻时间到了!你也真会找地方睡,害咱找了好久知道吗?”

灵魂沙上爬着赤色粘腻的地狱疣,背后依旧是严丝合缝的墙砖,从代替窗的栅栏望出去,Ghast正拖着长长的裙摆一边游荡一边哭叫。醒来的愈久梦的内容愈模糊,但少年的声音却一直像刻在了Wither Skeleton的胸口般那么真切;他拎着石剑游荡在断桥上,低头望着脚底泥水般涌动着的岩浆海。

黑暗中,一丝紫色的波纹闪烁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END——

【Minecraft】「Mysterious Continent」大陆设定

【基础设定】


【大陆】


「Mysterious Continent」四面沿海,呈一倒置的芒果形状,尖角朝北,由东北至西南海拔递减。两道山脉呈东西走向横亘大陆,由北向南分称阿尔法山脉和贝塔山脉。贝塔山脉西部有一座死火山口,山口极深,通往布满红色岩石的极其广阔的地下区域,被称为「下界」,区域内有大小各异直连软流层的岩浆池。两山于沿海地区相交。最华丽富有的皇城坐落于西南角,剩下三座中心城市分别坐落于皇城的东北,西北以及山脉的另一侧。


【小镇】


「The Moss」


苔(石)镇,位于两座山脉交汇附近的山间盆地,生产蔬果粮食的小镇之一。盛产酿制材料,如葡萄,但本地并不出产红酒和糖。酒馆遍布全镇,苔镇所有的啤酒都在它们之中自产自销。


「The Flatlands」


平原镇,位于于皇城和主城中间的荒原,以畜牧和打猎为主。以各种野味制品,皮毛制品以及平原鲜花闻名各城,为最富饶的小镇之一。


「The Stalactite」


钟乳石镇,位于贝塔山脉中部的山麓。实际是三个小镇子的联合体,分为「The East」东镇,「The West」西镇和「The Mid」中镇,其中二分之一大小的中镇和整个东镇都位于山体内。附近各种矿产群聚,其中包含极其少见的翡翠。


西镇主管各种矿石的熔炼与加工,中镇主管矿区建设与矿石开采,东镇负责少部分矿石开采以及酿酒。从东镇的溶洞里搬出的酒桶,产出的酒液几乎全部都送往了贵族的餐桌。


「The Fervour」


炽镇,位于火山口内最靠近外界的位置,其中的原住民都拥有着酒红或血红的,同色的发和眸。石英和萤石的出产地之一。小镇人擅长一种奇特的工艺,能够生产对火焰有特殊抗性的膏状物,并制成服用后作用于人体的药物。乐于与外界交互。


「The Bricks」


砖镇,位于「下界」深处,较危险的区域之一,被特许建立自卫队来自我保护。生产一种名为「Nether Wart」的红色疣状物,为最好的天然酒药,也是制作特殊药物的必备品。药物的制作由一支精通巫术的种族「Blaze」全权掌管。在镇中,黄金和金粒为通用货币,以物易物也十分盛行。


「The Coral」


珊瑚镇,位于大陆东侧沿海,阿尔法山以北,并有一部分位于海底,被喻称为「Mys'Atlantis」亚特兰蒂斯,为唯一的海底镇。渔业发达,有着官方认定保护沉船宝藏的组织,名为「The Guards」守护者,同时守护着大陆上最大的港口「The Coral」,与小镇同名。


「The Pinecones」


松塔镇,位于阿尔法山的积雪层,周围被针叶林环绕。每年产出大量的松木和皮革,善用可可和大型草食动物的肉制作美食。


「The Hollow」


空镇,位于大陆最北端,与「Void」末地城相连,整座小镇都由一种黄色花纹的石材和黑曜石搭建而成。生产巫术材料,其来源不为居民以外的人所知。


【城市】


「Reality」


主城,三城之中最繁华的一座城池,负责管理阿尔法山以南的地区和珊瑚镇。城池平地而起,城墙为石砖和苔石混合而成,用岩浆浇固冷却,形成坚硬的黑曜石保护层。通用货币为统一规格的铜子,在管理区域内强制使用。

「Lava」


下界城,坐落于火山口深处,由下界石烧炼而成的石砖搭建而成,四周有岩浆作为护城河。城内用萤石作为统一照明,拥有大把的酿造者和兵士,但治安算不上优良,日日会有穿着统一的警卫在街道上巡逻。通用货币为黄金。

「Void」


末地城,坐落于大陆的最北端,常年由于临海而雾气弥漫。城墙皆由黑曜石与特产的末地石搭建而成,其上固定有大颗的紫色水晶,作为一种昂贵的标志与神谕物品。接受各种货币。


【皇城】


「Core」


所有奢侈品的最终目的地,内里居住着世代相传血统纯正的“贵族”和统治者。除拥有特殊许可,如运送时蔬鲜果,美酒佳肴,珍珠翡翠的车夫马夫,其他平民所被禁足的区域。

————


一个先前写过的设定,方向是全员。


今后应该会有一些产出。


【Minecraft-短篇】全世界最棒的你

*所有人都爱Skeleton
*骷髅兄弟的另一种设定
向全世界最棒的太太致敬并无敌霹雳旋转打call!!匆匆忙忙写的太粗糙短小了真是非常抱歉!!

——这孩子是全世界最棒的。

Wither Skeleton噙着笑,手掌拂过与自己面容相仿的少年毛绒绒的头发,银灰色有点卷曲的发梢搔着他的手心。Skeleton撇嘴不满,却又快快地敛进肚里,转而弯弯眉眼。

最棒的Skeleton。

在山脚下人类群落里成长起来的少年青春,康健,生机焕发。不像被扔在破摇篮里咿呀学语的小弟般娇嫩,那嗓音符合时势地生出了些毛刺,青涩感愈发明显,却像柔软的凝胶正要凝固成宝石。清瘦的身形周遭肌肉不是很多,却坚实而贴顺,裹紧Skeleton硬梆梆的骨头——出于力气来源于骨骼的猜想。

不相信?去问问他的弓吧,让他开弓给你看,也许白鹤就是那样振翅的。村里的人们说。

Wither Skeleton时而也会轻轻揉搓弟弟双手的薄茧,二人因剑而生的茧和因弓而生的茧相互摩擦,位置稍异却同样粗砺。他取绵羊的油脂均匀涂抹在弟弟的手上,换来Skeleton的两声不好持弓的抱怨,却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他长久地奔波也养不起这个家,只能早早地让弟弟去接触狩猎的器具。Wither Skeleton不止一次地一边为他按手一边感叹,应该让你去读书的,富人家里握着鹅毛笔写字的少年的手比这细白好看得多。

“这才是好看呢,能贴补家用的手。”Skeleton说。
那时的他踮起脚尖才能亲吻到兄长的脸颊,箭头却每每能从兔子和野鸡的眼里穿过。

——他是全世界最棒的兄长。

Stray向Wither Skeleton挥了挥拳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自从他在襁褓里就被捡回来的小东西总喜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在家里一道道蓝光似的跑来跑去,或者抱紧Skeleton的腿。他向来是最亲他的。

“Skeleton是归我的吧!”Stray鼓起脸,他正坐在Skeleton的膝头,抓着Skeleton的左手当作攻击长兄的武器。

温顺又好脾气,Stray不知道Skeleton是不是一向如此,从他太过短暂的人生阅历只能得出这样的评价。当然,Stray也品尝过那人身上暴戾的气味;在一个冬日的野兽下山觅食的夜晚,只知道愣在原地的这孩子直直地撞进了那双色泽晦暗的眼眸里去,一瞬间漫溢横流的杀意令他胆寒——箭镞的锋芒自Skeleton的手中发出,穿透漫天鹅毛,遥指他的眉心。Stray记得,那支羽箭射杀身自己后饿兽的时候,任凭风动而不偏一丝一毫。但在Skeleton奔跑过来拥自己入怀之后,他感到了他双臂的颤抖,心脏在胸膛里滚着血液,砰砰地四处突围。

每当一大一小的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的时候,Stray都会故意这样说:“那你叫Skeleton给你揉揉背吧,可解痒痒了。”这时他便能享受到Wither Skeleton吃瘪的表情,然后Skeleton就会出来打圆场,两边都哄一哄。他知道Skeleton的手为什么这样粗糙,也知道饭桌上的炖菜不是由肉铺里买来这么简单;他知道Wither Skeleton的愧疚,也明白他更爱谁一点。

但这无可厚非,因为他也更爱Skeleton一点。也许这是他后来抱起了弓箭的原因,Stray所射出的每一支白羽上,都仿佛沾满那一夜掩盖了兽尸和人迹的雪花。

——全世界最棒的你。

“你知道人死后一定会像它们一样吗?——不,算了,快走吧。”

Skeleton草草目送了塞着小弟的装满稻草的车远去,转眼望向攒动的活死人潮。这些异样的死物早些时候开始在繁华地区兴风作浪,偏远的山村最终也不能逃脱。有人逃,有人死,有人变得和他们一样;而那仙鹤正以翼骨为弦,羽毛为矢,箭箭穿喉。

Wither Skeleton挥舞着石剑左劈右砍,终于看见那身腐肉染污了的白衣——昔日Skeleton喜爱的整洁已不能顾及,他便穿着这样的衣服,三步两步跳到长兄身前,气喘不止。

“那个,我必须到西头去。”他比比划划,弓弦嗡嗡着,仿佛在随口应和,“那边是来源,对面是去路。我去想办法把来源封死,去路要打开,你小心。不要愁眉苦脸!再相遇的时候可要笑着…”

不仅仅是Wither Skeleton见到他的最后一面,也是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人死后,也不曾去到哪里。

亡灵模样万千,从似生前,实际与生前大不相同;被推搡入火焰焚烧殆尽的青年由温和变得沉默寡言,在冰天雪地中流浪至死的孩子由开朗转为多疑猜忌。而这之中唯有白衣如故,只是一头银灰发丝转为骨白,双眸鲜红如血。

雪原一片死寂,其中一片绛紫的波纹涌动,其中透出炎热的气浪;Skeleton正从那里走出来,两手牵系住两旁的人。

“你们都不记得了也没关系。我说过,我们是要笑着相逢的。”

Stray不言不语,Wither Skeleton抿唇沉默。

——也许已不记得了,但你还是那个全世界最棒的Skeleton。

——

【Minecraft-短篇】龙与地下②

*CP:Ender Crystal X Ender Dragon
*玩合成表
*然后打开了车门

是车,是车,是车

简书被和谐了走围脖。一篇原计划2500的纯车硬是拖了两周翻了一倍。
人比较正直,车技差请见谅[?

龙与地下

【Minecraft短篇】龙与地下①

*CP:Ender Crystal X Ender Dragon
*玩合成表,然后打开了车门
*是车
*只有①和②


末地太远。

Ender Dragon的口里一阵发干,他尝不到末地泉水般的气息。距离太过遥远,连要塞也被封闭,闪烁着光点的虚空被石块堵塞在世界之外。末地向来冷清寂静,一丝声响的流动也无,不比此处狱卒叫嚣、牢门吱呀、怪物哀嚎的热闹,却至少没有霉味——屋子里一股空气不新鲜的味道。

没有光,末地也没有光。潮湿的铁和黑曜石一样又冷又硬,却给予他的皮肤时断时续的烧灼感,撕咬着他被束缚的手腕和脚踝。丁点龙息随着一阵阵的咳嗽声滚落出来,前仆后继地摔碎在地上,失去了先前的温度与粘滞性——插进喉咙的管道早就被去除了,离开末地的Ender Dragon很快就失去了符合药水酿制标准的龙息。

铁栅间透进来一点火把光,与几个时辰前、人们由于交接需求而来往比较密集的黄昏相比气焰弱了许多,像柴薪堆里的余烬,苟延残喘着散开最后一点红热。大钟孤零零地响了一声,仿佛被按下什么开关一般,Ender Dragon自并不安稳的浅眠中剧烈震颤着惊醒。他本会以三五日为一个周期地变得十分嗜睡,连日的搅扰却已经剥夺了他这种与生俱来的权利。

——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假如他与生俱来的责任和地位在如今的如今依旧具有意义的话。

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金属和铁芯强硬地摩擦,锯齿自然而然地将其中奥秘一道道顶开,抬脚踩上随便铺过一铺的地面的铁栅门随即为来者展开室内的每一个角落。来访——却并不带有这个字眼中所含尊敬意味的青年轻车熟路,毫不客套地拎起此室主人的龙角。Ender Dragon痛得仰过头去,模糊的视线向上游荡,那青年的身形遮住了光源,却挡不住在潮气中晕开的光线,异样温柔地拥抱着他。

汹涌而来的末地的气息,甜美的令人喉咙发痒。

“Ed.”他说。

那副龙翼并未对来者的逾越而降下惩罚,而是老老实实地蜷缩在虚无中。青年抚摸着粗糙的边缘,那里被折断的鳞片依旧有些刺手,指纹与新生的组织反复摩擦,又有点血渗出来。

“抱歉,我来晚了。”低声地,他从后背托起Ender Dragon已经损失了大半质量的躯体。“您的翅膀,我已经为您妥善保管了。还请好好养伤。”

Ender Dragon闭上眼睛,双唇间泄出一丝因疼痛和抚慰而颤抖的气流。身后那双手臂上缠绕着的黑曜石饰链虽然不能损伤完好的皮肤,却像一把把尖刀一样割刺着断翼处粉红色的肉。

“Ender Crystal…”

血腥气在他的胸膛翻滚。建成用于禁锢他的牢笼的黑曜石在主世界早已不稀奇了,岩浆遇水迅速凝固出的紫色石块带着呛鼻的味道,全无末地里水晶照耀下石柱的温润,将末地死死地锁在他所能触及的范围之外。他想照脸啐一口面前昔日的随从,责备,怒斥,尖啸,在末地特有的紫色眼眸注视之下通通化作一声声压抑的喘息。

终于能够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了,Ender Crystal垂眼暗想。除去了碍事的翅膀以后,Ender Dragon甚至比Ender Crystal还轻上一分,以前享用的食物仿佛都吃进了虚空;费劲周折运进末地的鲑鱼和它鲜美的肌间脂肪一点也没有补到他的身上,却让他嗅起来像鲑鱼坚实的肉质一样甜美。

Ender Crystal早就想尝尝鲑鱼的味道。他是器物,固然不会饿,作为人形却也有与活物同样旺盛的欲望;他甚至记起了曾经一次偷食糕点的经历。Ender Dragon只是轻描淡写地责备了他,具有拦断大树之力的翼尖不着痕迹地刮去他唇角的奶油。

现在,在没有尊卑秩序和主从身份束缚的状况下,他连破例之前例行的犹豫都没有了。
——

【Minecraft-人设】Elder Guardian X Iron Golem-守护组

【Minecraft-人设】守护组

Iron Golem

人造生命,出生在海滨村庄。外表为二十余岁的青年模样,真实年龄(自被创造至今)在十岁左右。

身高186cm,用材质量为4个标准铁块,分别打磨成为头部,躯干,四肢等和周身轻薄铁甲。银发,不大服帖,用缠了黑布条的铁丝在脑后低低束着,垂落在一个适合小孩子踩着板凳伸手去拽的高度。暗红色眼眸,五官很幸运地比例协调而不受村民的大鼻子审美左右,色泽浅淡的薄嘴唇鲜少勾起点弧度,由于是铁制品的缘故体肤难见血色。

属于密度大的类型,体型结实清瘦。手臂内侧以墨色刺了简易个体信息,一道绿蔓刺青自肋下攀至肩头,旧伤留下几处交错的浅浅痕迹。

不拥有任何个人财产,因此也没有多少不同款式的衣物。贴身麻色薄衫一年四季不改变,长裤贴身柔软便于活动。在外几乎从不脱下一身的银白色轻铁甲,被打磨得光亮,肩甲边缘错了金,依旧是藤蔓的纹饰。厚底长靴踩着卵石小路响声沉重,靴头靴跟分两块带弧度的饰牌。宽皮带坠腰间挂着剑鞘,内里铁剑锋利锃亮,剑柄铭了“I·G”字样。

躯体刚被运至时被村民出大价钱要求激活自我意识,倒是成为了在大城市也少见的奢侈品。意识里将村民的利益和安全设为第一优先级,会作出对当前局面的判断。由于不尝接触外界因而情感迟钝,在与人类的接触中逐渐产生了喜怒哀乐各种情绪,乃至熟练的人言。
排除作为一个村庄守护者的身份以及应尽的责任,IG没有任何兴趣爱好。不需要休息,在不需要巡视的时候表便在海边静坐,直到结识似乎是偶然被海水冲上岸一次的Elder Guardian。

自一次大规模的夜间生物袭击之后,距村民们描述“不知所踪”。

——

好容易有时间写点东西然后一顺手覆盖了已经写好的……简直气死
EG的下次再补[…

【Minecraft-超短】没头没尾不写中间③

*又名吃甜食不能饱
*再名我他娘的怎么不是个画手
*专注冷CP
*Elder Guardian X Iron Golem,与①关联,在①之前
*二设满天飞
*超级短,瞎™写
↓↓↓

海妖盘踞着古老的宝藏,水下沉宫回廊千回百转,埋藏着数不清的金银珠玉。人身鱼尾的精怪坐在皇宫的尖顶之上,如海的女儿栖身于礁石。它们放声歌唱,嗓音美妙魅惑,引诱商旅船只陷入海心的漩涡。

Elder Guardian自然不知道陆地上民间对他们的传说如何,在从属于他鲜少的浮出水面的时间之中的那一日里,他看见一条又一条扬起雪帆的大船自远处驶来环绕自己栖身的海底遗迹,虎视眈眈,恨不得将其连皮带骨吞下。见到他的身形,船上的双足生物们争先恐后趴上船舷,鼻孔因兴奋而大张着,以一种粗鄙的口吻高声喊叫。

Elder Guardian并不知道一头鲜活的自己比自己宫殿中的宝藏更加值钱,他愤怒地张开了嘴,一串话语从柔软的舌尖滚落。守护者的语言透过潮湿的空气被扭曲,传入人类毫无悟性的耳膜里,被筛选得只剩下婉转的高音,其中的含义也一同流失掉了。

人类狡猾而又聪慧,Elder Guardian所拥有的、格外兴旺的族群也拜他们所赐——由于栖身之遗迹被人类入侵损毁、遗迹中如Elder Guardian一样的年长者被捕获或死于非命而离开家园的Guardian不计其数,他们流浪在海洋中寻求前辈的庇护,而其中不少的幸存者都来到了Elder Guardian的身旁。但这群人似乎并无来犯之意,他们最终还是散去了,转而在附近在最美丽的岛屿上扎营;他们掠食椰子和香蕉,用钢刀采集礁石上的牡蛎,直至原先粗糙的石壁变得光滑如镜。

Elder Guardian本对陆上的事情毫不关心,但与人分享自己的牡蛎着实不令他愉快。他愈发频繁地浮上水面,看着平地上木制结构一日日如林般拔起,航船去了又来,人们流动在岛屿和看不见尽头的远方之间;渐渐地连这流动也愈发稀少,定居的人们经营着这以农耕为主的村落。被遗忘在海洋里的岛屿热闹起来,连僵尸也嗅着活人的鲜味出现,夜夜在荒地上一边咆哮一边游荡。

“昨晚村里又有人死了。”

Elder Guardian蜷缩在码头浸在水中的立柱边,轻轻的谈话声传过水膜落进他的翼耳里。

“…这里需要一个能保护村民的人,但人命实在太脆弱了。所以我们向大陆订制了你,Iron Golem,希望你在对这里熟悉起来以后也希望你善于服从,能够拥有身为人造物的自觉。”

“是。”

一声应答仿佛铁块与铁块相互撞击发出的闷响,那周身铁甲彼此碰擦的声音清脆,定是又轻又薄。皮靴摩擦木板的声音远去,阳光自板间缝隙洒落在午后温暖的海水中,Elder Guardian看见了他笔直身形投下的影子。遥遥地,他看不清他的面貌,但那高束的银发却像月亮一样美好,被海风扬着,将来访的日光柔柔地散出来,入了Elder Guardian独一只橘色的眼。

Iron Golem。他也是个守护者,村民就是他的金块。

Elder Guardian莫名地振奋起来。

好想见他。
——